新闻中心

爱情是一只自由鸟,没人能把她抓牢

25岁的中文系硕士生顾瑜与贾媛的情况恰恰相反。顾瑜大方开朗,交际圈广,积极参加社团活动,时不时地呼朋引伴去打桌游。她从高中开始就读经典的爱情著作,《红楼梦》《情人》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都耳熟能详。
    大一那年,她在研讨课上选择了“爱情”作为主题,认真读过基·瓦西列夫的《情爱论》、戴维·巴斯《欲望的演化》、德斯蒙德·莫利斯《亲密行为》,写成了1万多字的读后感,她的爱情观就是书中的句子:“爱情有时候使人感到一种难以捉摸的怡然自得,进入非理性的心理涅槃境界。”
    “我很早就觉得,爱情是一件不可捉摸的事情,求而不得也挺正常的,但还是需要努力求求看。”
    顾瑜身边也不乏追求者,有人每天送早晚安,有人时不时送礼物,还有位计算机系学长建了一个以她名字为域名的网站,内容是一堆“温柔,可爱”的赞美和几张从她朋友圈里扒下来的照片。
    “那里边是想象出来的我,不真实也不打动我。”其实,顾瑜一直喜欢同校同年级一位工科男生。两人在学生会并肩工作,已经认识4年了。对方经常约她吃饭看电影、分享生活趣事,却迟迟没跟她确定情侣关系。如此一来,她陷入了暧昧泥沼,尝尽了患得患失的酸甜苦辣:“每次看到他跟其他女生说话,心里特别难受。”
    “你若安好,备胎到老。”4年下来,顾瑜的母胎单身实在是无奈之选。这段感情让她心神不宁,几次把对方删除拉黑,又几次软下心来重归于好。这种状态,也让她根本没法安下心来考虑新的感情。
    在闺蜜的劝说下,目前她已经决心从暧昧关系中抽离出来:“不表白也是一种态度,与其浪费时间精力,不如寻找属于我的生活。”
    像顾瑜这样的“单恋痴情”不乏其人。就读于美国伯克利大学的24岁理工男小沈,逢年过节都会给心仪的女孩子送去小玩偶或小零食,对方也愿意和他语音热聊到凌晨两三点,但就是不肯明确“官宣”。这种关系保持了近一年,让小沈备受折磨。
    暧昧关系令人心动也容易受伤,在希望和失望中挣扎好几年,然后还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走出来,是一种主动与被动结合型单身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马总

手 机:13602545522

微 信:13602545522

地 址:深圳、广州、东莞、佛山,全区都可安排